当前位置:杭州鑫清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历史河曲战败后,为何晋国无法阻止“晋益孤”的趋势?
河曲战败后,为何晋国无法阻止“晋益孤”的趋势?
2022-11-24

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晋国的故事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。

对于晋国来说,他们在“河曲之战”中本应取胜,但最终还是以微弱的劣势失败了。

在赵盾的召集之下,晋国六卿齐聚于诸浮,他们的目的就是针对此战出现的问题,作出一番总结和检讨。

他们的重点有两个:一是设法避免范武子全心归附秦国,应当早些将他召回晋国,防止他再被秦所用;二是讨论如何惩罚此战中的罪人——赵穿和胥甲。

实际上,这场“诸浮之会”是秘密举行的。六卿为了防止机密泄露,故意将会议安排在了城外。可见赵盾对此事的慎重,亦可见范武子对晋国影响的重大。

根据《左传》的记载,范武子在晋厉公之前只出现过一次,那就是在“城濮之战”中担任晋文公的“车右”。在此之后,他的履历就是一片空白,直到与先蔑一同出使秦国,迎公子雍回晋国。

一个暂代“车右”之人,其后也是名不见经传。范武子竟然对晋国将佐了如指掌,出奔秦国后还能一手操纵,最终导致晋国在“河曲之战”中该胜却未胜,这实在是匪夷所思的一件事。但是从“河曲之战”中范武子的表现来看,晋国六卿的担心确实是有必要的。因此,郤缺建议赦免范武子,并安排他回晋国。

六卿所讨论的对象还有一位,就是杀掉阳处父而逃往狄国的贾季。贾季并没有在这次会议中被六卿赦免的主要原因,就是他当初得罪了赵盾。换言之,只要有赵盾在的一天,贾季应该都没有回晋国的可能。

至于范武子,光是赦免其罪,看来还不足以能让他返国。因此六卿便大费周章地制定了计划——让魏寿余假装背叛晋国逃到秦国,再利用魏地之邑归附秦国为诱饵,将范武子诱骗回晋国。最终,在晋国处心积虑的安排下,范武子回到了晋国,也总算是让晋国六卿松了一口气。

那么,在战役中不听将令的赵穿、胥甲二人该如何处置呢?

晋国六卿并没有对他们采取强硬的惩罚措施。尤其赵穿是赵盾的亲属,他又备受赵盾宠信,所以对此二人的处罚只是轻描淡写而已。

虽然晋国将胥甲驱逐到了卫国,但那时距离“河曲之战”已有七年,而且放逐了胥甲后仍然立了他的儿子胥克为将佐。如果说这是惩处不服军令的人,恐怕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。

赵盾违令出击在先、抗命拒战在后,竟然一点事都没有,除了他是晋襄公的女婿之外,当然还是因为有赵盾在其身后作后盾。虽然没有明确的惩罚,但是晋、郑两国交换人质时,赵穿以人质的身份留在了郑国,不过时间并不长,因为两年后赵穿就又开始在晋国带兵了。可见,这样的处分也只是意思一下而已。

那么,在“河曲之战”中占据优势的秦国怎么样了呢?

最终范武子回到了晋国,而本来说好的魏地之邑,也根本就是一场骗局,秦国白白忙前忙后,最后却落得两头空。

难道秦国就这样傻乎乎地被晋国玩弄于股掌之间吗?其实并非所有的秦国人都上当受骗。秦国大夫绕朝在范武子回国前特别说了这段话——“子无谓秦无人,吾谋适不用也”,他表明自己早已看穿魏寿余的伎俩,秦国并非完全被晋国蒙在鼓里,只是秦康公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罢了。

推理之后就会发现,其实秦康公那时候有可能已经知晓了事情的真相。他虽然没有采纳绕朝的意见,但当他事后发现整个事件自始至终都是一场骗局的时候,他怎么可能不采取任何的报复行动?或许秦康公的心中已经另有盘算——毕竟范武子世代都是晋国人,所以他的心终究在晋国,并不在秦国。从晋国有意让范武子回国,范武子毫不迟疑地返回晋国就可以证明这一说法。

在秦康公看来,既然留不住范武子,不如顺势让他返回晋国,这样就算不能继续帮助秦国,至少也不会让彼此留下不好的回忆,如若不然,就有可能导致范武子与秦国反目成仇。

绕朝能识破晋国的计谋,说明他很聪明,但他并不睿智,他向秦康公进谏劝阻,然后又对范武子冷嘲热讽,他的这番话自然会破坏秦康公的一番美意。绕朝很有可能因此得罪了秦康公,而导致被杀的命运。

另一方面,秦国在“河曲之战”中未能取胜的主要原因,其实是兵力和战斗力不敌晋国。正因如此,秦国急需抓紧时间调整军事力量和外交步伐。短时间内联合仇敌晋国,肯定是不可能的,这就可以解释,为何秦国的外交策略会悄悄地转向联楚了。

对秦国而言,晋国已经不再是结盟的唯一对象了;对晋国而言,与秦国连年征战加上楚国屡次侵扰陈、郑、宋等国,他们已是疲于奔命,现在秦楚结盟,晋国的情势将会更加不利。这样的情况,可谓是“晋益孤而楚益炽矣”。